一个无人问津的要犯

被判终身微笑,却永远长不开笑嘴

凡事过往,皆是虚妄.